天下網商
登錄/注冊

晚8點起女性乘客禁乘!436天后,滴滴重新“激活”順風車

iwangshang / 徐藝婷 王詩琪 / 2019-11-06

摘要:“順風車”究竟該怎么開?

天下網商記者 徐藝婷 王詩琪

今天的新浪微博,滴滴唱了一天的主角。

上午,“滴滴順風車重新上線”沖上話題榜,閱讀量瞬間過億;下午,“滴滴順風車永遠下線頭像性別”擠進全網熱搜前十,閱讀超千萬,引發數千討論。

今天下午,柳青轉發滴滴順風車的微博:“一年多來我們痛定思痛的希望可以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,過去的經歷回憶還是很沉重,但我們內心始終相信順風車的社會價值。”

大眾對滴滴順風車的確是關注的。這份關注不僅在于此前發生的種種事故,更在于這項業務有著廣泛的市場需求。

終于,在順風車下線的第436天后,滴滴在官方APP宣布:從11月20日起,滴滴順風車將陸續在哈爾濱、太原、北京、石家莊、南通、常州、沈陽這7個城市上線試運營。

試運營期間,提供5:00-23:00(女性5:00-20:00),市內(50公里以內)的順風車平臺服務,不收取信息服務費。

于是,無處安放的出行需求多了一個解決的出口。

轉折:明星業務的崛起和墜落

順風車一度是滴滴公司的明星業務。

一個數據是,2015年順風車上線后不到兩個月,就已經覆蓋137個城市。原滴滴順風車事業部總經理黃潔莉透露,上線三個月的業績,是出租車兩年才能完成的。到了2017年末,順風車的日均訂單量已達200萬,占滴滴整體日均單量的10%,乘客數超3000萬。

這讓持續虧損的滴滴似乎找到了一個突破點。

然而2018年5月,鄭州空姐遇害一案引發全社會對順風車的關注與質疑。

5月12日,滴滴順風車業務在全國范圍內下線,停業一周。

之后的整改措施包括順風車服務下線所有個性化標簽和評論功能,合乘雙方的個人信息和頭像僅為自己可見等。

僅僅隔了兩個月,噩耗再次傳來。

2018年8月24日,樂清市20歲的女孩趙某乘坐滴滴順風車后遇害。

三天后,滴滴宣布在全國范圍內下線順風車,上線時間無限期延遲。

淬火:停擺的436天

誰都知道,順風車是一塊肥肉,下線并不意味著舍棄,何時歸來卻要打上問號。

順風車下線的這436天里,人們開始隔三差五詢問順風車何時上線,滴滴內部也充滿期待。

在今年年初的滴滴員工大會上,“社會對順風車的呼聲很高,是否有恢復計劃?”成為員工第三大關心的問題。

程維柳青比任何人都想恢復,但他們也有謹慎的理由:如果再一次發生事故,對順風車乃至滴滴公司本身都是致命的——這個險,不是輕易可以冒的。

于是,滴滴對包括順風車在內的業務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,目標兩點:安全與合規。

滴滴CEO程維

滴滴成立了專門的安全事業部,高喊著“ALL IN”安全,同時,它嚴格準入機制,清理人車不符現象,針對司機進行更加細致的背景調查。

截至2019年3月,滴滴產品迭代了15個版本。相較于此前,多了“錄音錄像、一鍵報警、緊急聯系人、未成年人乘客提醒”等功能。

這被視為順風車將要重啟的第一個信號。

今年4月16日,滴滴順風車事業部總經理張瑞通過官方微博、微信發布“滴滴順風車致大家的一封信”。

信中詳細闡述了滴滴在順風車下線后做的一些列事情,歸結起來是以下五點:抵制非法運營,去掉個性化頭像、性別等隱私信息,加強車主準入信息篩查,提高客服處置能力,提升應急處置能力。

順風車回歸的信號又加強了。

7月18日,整改第325天,滴滴順風車公布產品安全方案,開展公眾評議會。

至此,滴滴順風車已經迭代了12個版本,優化了226項功能。

柳青還是有些不放心,她在微博表示:“幾乎每天都收到大家的留言問順風車什么時候上線,說實話我們內心仍然非常忐忑。今天給大家呈現的仍然不是一個能百分之百保證安全的方案,但我們會爭分奪秒、拼盡全力的讓出行更安全一點。”

她希望大家能夠提供建議和反饋,也希望以此做進一步的改變。

第436天,滴滴順風車終于回歸了。

今天下午,柳青轉發滴滴順風車的微博:“一年多來我們痛定思痛的希望可以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,過去的經歷回憶還是很沉重,但我們內心始終相信順風車的社會價值。”

她坦承:“說實話現在我也不知道前路會如何,但我們會竭盡所能的去讓出行更安全。”

聽起來,這像是一則宣言,但看看他們這一年走過的路,這更像是一種自我鼓勵和自我堅定。

江湖:順風車“三國戰”

老大回來了,老二、老三怎么看?

早在今年4月,張瑞發出第一封公開信時,哈啰順風車事業部負責人江濤就回應道:滴滴順風車將采取的措施,哈啰已經落實了,還在不斷完善。“我堅信壟斷會阻礙行業的持續進步,哈啰的加入一定可以促進良性競爭”。

結尾意味深長,哈啰既來之,不懼之。

哈啰《致滴滴順風車張瑞的一封信》

哈啰順風車在今年春節前上線,不到10個月,經歷了春運、“五一小長假”、“十一黃金周”三大考,增長很快。

今年10月1日至7日,哈啰順風車發單量超1600萬單;相比五一小長假,國慶期間日均注冊車主增長180%,日均發單用戶增長180%。

另一方面,嘀嗒雖然低調,但實力不可小覷,它可是做順風車起家。官網上寫著,自2014年上線以來,嘀嗒順風車業務現已覆蓋359座城市,有超過1.3億用戶、1500萬車主。

在接受采訪時,嘀嗒出行聯合創始人李金龍曾說,滴滴若回歸,嘀嗒會有一定壓力,但是更重要的不是競爭,而是撕掉順風車不安全的標簽,把盤子做大。

今年9月,嘀嗒順風車司機猥褻女乘客一事曝光,又將順風車的安全問題推至風口浪尖。嘀嗒永久封禁了這名司機的賬號,并在一個月后公布整改措施,稱在過去的一年時間,通過篩查,清退了15665名背景異常的順風車車主。

當滴滴順風車歸來,順風車平臺的玩法已變了模樣。

順風車平臺上,社交屬性被移除,接單時間、每日接單數、距離等都被嚴格限制。

三大順風車平臺對比

順風車平臺靠收取信息服務費賺錢,比如現在嘀嗒是收每單的5%,哈啰是每單1-10元,根據各個城市略有差別,而滴滴順風車在試運營期間免收信息服務費。

控制接單量,意味著順風車有規模才能盈利,而要擴大規模,只有一個辦法——搶司機。

順風車司機們,準備好了嗎?

編輯 杜博奇

分享:

發表評論

最新評論

大乐透走势图表